《斗罗大陆》:火舞三战唐三为何她非得战胜唐三不可

火舞与唐三的第一战是在天斗帝国的预选赛上,火舞和唐三都是战队的副队长,双方也都是控制系魂师,魂力等级相差无几。他俩之间的相似点,让火舞有了战胜唐三的想法,证明自己作为控制系魂师比唐三更强。

火舞刚开始火舞并没有把史莱克学院、把唐三放在眼里,毕竟炽火学院一路披荆斩棘,战绩完全不输史莱克学院,她拥有属于强者的骄傲和绝对的自信。在火舞的眼里,唐三的确强大,也的确是炽火学院的劲敌,但他们并非不可战胜。只要能够拿下这场比赛,老牌强队的炽火学院有可能登顶五元素学院的榜首,为火舞带来更多的荣誉和光环。

她本以为凭借两名魂师辅助施展的第四魂技火舞耀阳足以将唐三击败,但她不知道唐三早已达到了冰火双免的地步,火舞耀阳的攻击对他并没有效果,反而火舞自己却因为施展能量过于庞大的魂技导致魂力透支,导致整个炽火学院败于唐三的蓝银囚笼。

在火舞看来,这场比赛之所以会输,完全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唐三拥有冰火双免疫的体质。否则的话,火舞也不会冒着透支的危险施展火舞耀阳以求击败唐三。这一战火舞输得不甘心,她觉得自己和团队能够完整地施展所有能力,唐三和史莱克学院根本不可能打赢他们。因为不服,所以她要在第二次对战中战胜唐三。

火舞为了在晋级赛中战胜唐三,私下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尤其是针对唐三的火免能力。但距离上次团战之后,唐三显露出的实力早已超出了火舞的想象。本以为唐三不过是恰巧因为火免的能力打赢了自己,但唐三在之后的比赛中,莫名其妙使苍晖学院的学员变成了白痴,完胜天水学院展现出的外附魂骨八蛛矛,都让火舞不敢再认为唐三能够战胜自己只是个偶然。

在晋级赛史莱克学院对战炽火学院之前, 他们已经轻而易举战胜了巴拉克学院和植物学院。史莱克学院的队员实力之强,火舞已经无法再自认为高人一等了,史莱克七怪中的每一个人无不是绝顶的天才,除去辅助系魂师外其它五人都有匹敌自己的实力。即便如此,火舞依旧做好了对战唐三的准备,甚至提前已经向唐三发出了战帖。

在第二场战斗开始之前,火舞之所以想战胜唐三的确是不服预选赛对战的结果。 但到了炽火学院和史莱克学院的晋级赛真正开始之时,火舞感觉自己被彻底羞辱了。因为唐三凭借一己之力一口气拿下了车轮战前六场的胜利。炽火学院作为天斗帝国的老牌强队之一,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了被其他学院以一穿六的局面。

作为炽火学院的领头人物,她不可能咽得下这口气。她要战胜唐三的原因,早已由她与唐三的私人恩怨上升到了炽火学院战队作为老牌战队的尊严层面。这场比赛火舞不能输,因为一旦她一输,也意味着炽火学院战队成为了整个大赛中第一支被以一穿七的队伍。这将让炽火学院彻底成为天斗帝国其他学院的笑柄,火舞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因而她必须在这轮比赛中战胜唐三。

即便她知道自己与唐三之间的差距,她知道仅凭融环绝技赢不了唐三,因而她便想用自己以死相博的手段,挽回自己和学院的尊严。唐三敬重这样的火舞,最后选择以自己的重创修补他与火舞的关系,也一举挽回火舞想要的尊严。

唐三的这一绅士举动,让火舞对唐三产生了好感继而发展成了爱慕之情。但唐三不仅没有接受火舞的表白,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了火舞。颜面扫地的火舞决定再次对战唐三, 通过战胜唐三来修复自尊心。

火舞为了抓住最后一次战胜唐三的机会,不惜放弃炽火学院的决赛名额,与神风学院一起组建新神风学院,并且与武魂殿达成协议共同对付史莱克学院。因为是最后一次机会,她也做出了很大的让步。现在的她只想看到战胜唐三的结果,早已不在乎战胜唐三的过程了。

之前的种种已经成为了定局无法改写,但接下来的最后一场终极对战却依旧是一个未知数。火舞和风笑天都想打败唐三,他们的强强联合能否战胜唐三,火舞心里没有底。但这已经是她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不管结局如何,现在的火舞必须一试。

这场对决,火舞不仅要重拾自己的自尊心,还要修复被打击的心灵。火舞好强的性格从小就已经养成了,现在想改很难。如今的她唯有从当初跌倒的地方再爬起来,才能重拾往日的自信。战胜唐三,其实更多是因为自己的心魔。

她放不下世人的眼光,也容不下心里那个失败的自己,亦或说难以接受他人比自己优秀的事实。在他人眼里胜负乃兵家常事,但在火舞眼里胜利才是常事。这些心魔萦绕在火舞的心头无法消散,这才让火舞陷入了没有出口的死胡同。

倒是这场比赛过后,也许是因为唐三的昊天锤一锤下去敲醒了活在自我世界里的火舞,火舞突然间懂得了释然。比赛本该有输有赢, 只是自己的执念太深,太执着于获胜罢了。

综上所述火舞三战唐三,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火舞的执念太深,从小便已经养成好胜心的她,在预选赛上棋逢对手,自然希望能够以公平公正的方式决出胜负。但第一次预选赛却因为唐三的火免能力而输掉比赛,火舞自觉输得太过冤枉;第二次晋级赛中她已经认可了唐三的实力,但唐三以一穿六的做法让火舞不得不拼尽全力战胜唐三;第三次决赛上为了战胜唐三她表面上是为了修复受损的自尊心,但实际上她自己也已经丢失了棋逢对手公平一战的初心,现在的她眼里只剩下战胜唐三的决心。

在追寻战胜唐三的结果中,火舞由一个本来只想痛快打一场的魂师,变成了一个无法承受输掉比赛的选手,渐渐又背负了战队和学院的尊严以及自尊心。本来心思单纯的火舞,不由得被这场大赛左右了自己的想法和行动。好在唐三的昊天锤最终锤醒了被心魔困住的火舞,火舞才得以放下执念释然以对。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